小自由

“他们永远属于自由!”

我实名怀疑这个ai泄露机密

皮水/c梅 不怂(后续)

不怂的后续皮主席视角

皮克结婚拉莫斯有女友 梅团结婚总裁有女友 现实架空




皮克宣布退出国家队的那一刻心里千回百转。

他也才31岁,去和留完全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他不得不承认有委屈和赌气。但更多的还是逃避。

逃避那些他曾经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会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感觉。

他出轨了。

也出柜了。

--如果和同性做爱算出柜的话。

他不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些什么,就像他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些什么一样。他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和前路光明的未来,但有些人就是会在你措不及防时带着仓皇败坏闯进你的心再恶狠狠地留下印记。

拉莫斯。

他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该怎么定义。比炮友深沉,比恋人血腥,比仇敌暧昧。他们的关系可以被打上无数种标签但是却不属于任何一种。他们对彼此是特殊的。但皮克已然说不出这是爱是恨。

他们做过很多次。多到皮克数都数不清,又有谁会去记不明不白的性爱次数。他留给仪式感的只是他们第一次做是在一个明媚的下午--那好像还是世界杯期间,他们刚赢了球。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好,而训练完之后的肾上激素飙升加上好心情再加完美的天气--还有是对家队长却又是队友的男人赤裸着上身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耳上,由于热气而泛红的脸颊。

这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这美好的一切。

于是他们地利人和的来了一发。

皮克记得对方疼的呲牙咧嘴也不忘反咬他一口,指甲硬生生将他背上挖出了血,眼泪都要出来了却还笑着骂他阳痿。......这好像不算什么美好的记忆。

疼但是爽。这或许就是和女性做爱体会不到的。永远都是旗鼓相当,体内的暴虐因子和对方的扭打在一起,进行像撕扯的亲吻。永远要担心对方反压,怎么都操不乖他。只会一起精疲力竭倒在床上他永远都不会比你先腿软。真特么憋屈。
但也真特么爽。

爽到皮克有时甚至会思考要是自己没结婚该有多好,但他终究很快就打消这个念头。这似乎不可能。而如果他真的没有婚姻的束缚,他们之间或许也就不会有那么刺激了。

真可笑,他与一个男人的性关系的起因竟然本就是建立在他在出轨之上的。

这可太特么罪恶了。皮克无数次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家庭却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说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人类注定贪得无厌。他拥有了美满之后就不可控制的去追逐刺激,但同时又放不下之前拥有的。这就他妈是犯贱。但也是人之常情。
皮克不知道拉莫斯是怎么看他们的,或许对方正在家里悠闲地刷着手机一边庆幸皮克终于退出国家队了--对了,他和拉莫斯ins互相取关了。明明是他先取关的对方,可是当看到对方也取关了自己的一刹那说不难过那都是假的。他们这到底算什么。

哦天哪他现在就像个刚谈恋爱的少女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而纠结。

重要的是现在。

现在--他们应该怎么办。

以前他们似乎有些欲拒还迎--双方都想要深入,但都刻意的疏远。但他们总在一起训练,见面的次数很频繁,甚至会在对方家留宿在互相吐槽装修的水准--当然是在双方伴侣不在家的时候。皮克记得他甚至给拉莫斯做过几次早餐,浅棕色头发的男人总是嫌弃的说他手艺不能再差一遍却又吃得一干二净,这种时候皮克总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他们会在餐桌上用勺子往对方身上弹调料包,会在烤肉趴的时候往对方的那份上抹最多的辣椒粉,他们甚至还在浴室里打水枪战。
那时皮克总是很庆幸终于有个人不是嫌弃的旁观或骂他幼稚而是陪着他一起。

这就是同类。

这才是最重要的。

皮克还记得那天阳光懒懒地透过窗子,巴萨的小国王来他家打fifa,皮克开玩笑的选了对方,而梅西犹豫了一下在皮克惊异的目光中选了罗纳尔多。

“天--你干嘛选他--他可是克里斯罗纳尔多--那个一直跟你抢金球奖的皇马--”

“hold on杰瑞,你不觉得你有点情绪过激了吗?”巴萨十号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马黛茶。“我只是在游戏里选了他--不过是想看看他和我站在一起的样子。”

“不你等等--你是说--你--他--我--不--”皮克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莱奥--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这个问题了。”

“有--什么问题?我以为你知道的杰瑞,我并不讨厌克里斯。”梅西软软的朝皮克笑了笑,把自己往沙发里面团了团。

“不--不是这个--你说你想看他跟你站在一起--你刚才是说了克里斯吗?--天哪--”

沙发上的团子被自己竹马手足无措的样子逗笑了“杰瑞你太激动了--对,我是挺喜欢克里斯的--克里斯罗纳尔多。皇马的那个。所以呢?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欣赏他,甚至想和他像普通朋友一样坐在沙发上打FIFA呢?就因为他是罗纳尔多我是梅西吗--不,杰瑞,不。我们注定会被拿来攀比,那么多的记者,那么多的蠢问题。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个眼神都会被当成挑衅--所以呢?所,以,呢?”

皮克有些被自己竹马说出的那些长串的句子惊到了,他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梅西依旧略带羞涩的朝他笑了笑“他就像--他就像和你走在一条路上的人,偶尔你超过他一点,有时他超过你一点,但你们始终都在彼此身旁。你不清楚你们是在竞争还是同路人,你清楚他也有一样的疑惑。但你们就只是那样走着,你们错过了很多很多,你们会为这些失去的痛哭,不解甚至怀疑自己,但是你们始终都没有停下。”皮克的蓝眼睛让梅西想起了某一年夏天那是他才刚签巴萨没多久,他训练过后乘车来到海滩吹着风在巴萨罗那的海边边走边颠球,他那时想起了训练时几个漂亮的进球,就高兴了起来。他朝飞在夕阳里的海鸟喊着,却没有一只飞下来。他也不急,就这么一直走到天黑。

皮克重新又坐回了沙发上“莱奥...你...是喜欢他吗?”他问的如此小心,因为这问句里的每个字也都狠狠地敲在自己的心上。

“是...吧?我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为同一家俱乐部踢球,我们也可能在那条名为足球的道路上最终停下,但是我希望--我希望他停下的时候也同样能看见我的驻足。”

巴萨小国王那时眼里的光,风和雨把皮克震撼的说不出话,他脑子里只有一句俗套的话:其余的世界黯然失色。

后来就算是对家的那个男人离开了皇马远走尤文,皮克还是记得那天窗外的光和小国王眼里的整个世界。他知道其实不管罗纳尔多.克里斯去哪个俱乐部,是不是和巴萨敌对,莱奥.梅西都和他在一条路上。惺惺相惜。

但皮克就是该死的做不到那样。

他始终无法像梅西一样只是同行。他做不到那么平静。他们的一切就连性爱都是那么刺激--他们都是刺激的上瘾者,永远无法逃脱对方的精神图景。他们被彼此困住了。拼命挣扎却又是心甘情愿。

现在皮克有一个机会。

他退出国家队是一个契机,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放下与拉莫斯的这些事,从此他们就只在球场上见;二是现在就开车去敲开拉莫斯的家门滚次分手炮也是好的。

嗯很好这就只有两个选择。

如果他选了一,那么他绝对会后悔--光是失去做过之后能把下巴放在sese颈窝上轻蹭这项特权就能让他痛哭流涕。如果他选了二,他将会继续一边沉浸在对家人的愧疚中一边不要脸的和sese相爱相杀。

啊天哪这他妈--太难选了--

皮克最终还是在太阳快落时作出了决定。




sese我对不起你。

我要缠着你一辈子了。

或许你会在我敲开你家门的之后懒洋洋地靠在门边让我滚,宣告我退出国家队之后我们就没关系了。

但是我还是会去找你。

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啊赛尔杰奥拉莫斯!

男人开着敞篷车,急促的风卷席着他的全身,皮克已经能预感到自己看到拉莫斯的结果了--他绝对会冷言冷语的嘲笑我。皮克笃定地想。但就是要去找他,因为我......

咦,前面这辆车看着好眼熟啊。


c梅/皮水/哈内 你猜不到的 上

罗梅无妻子 总裁有迷你 总裁哈妹马儿没转会




“爸爸!我去球场要迟到了!你能不能快点!”迷你换好鞋背着包对他宅在房间里爸爸喊,要知道,这半个月他爹地的行为非常的不正常--他一回到家就宅在房间里玩手机,甚至都不去泡妞了。这可非常、非常的不对劲,迷你这样想。

“宝贝儿,爸爸现在有事,你先打个电话叫马塞洛叔叔接你去球场和小伙伴玩好不好啊,训练愉快!”罗纳尔多的声音闷闷的从房间里传出来。

好吧--或许他的爸爸已经彻底沉迷手机--这是不是叫网瘾来着--算了罗三岁嘛。迷你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毫不犹豫打开门去向了球场的怀抱。

“哦天啊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操--他的笑!他的笑!妈呀这也太甜了吧!”

“救命他还吃棒棒糖--这个舔嘴唇!这个舔嘴唇犯规了吧!”
没错。克里斯.罗纳尔多是一个梅吹。被萌到失血过多的那种。

故事开始于半个月前罗纳尔多百无聊赖地翻着搜索引擎下面的新闻,都是些无聊的花边新闻。他想。紧接着,黑体加粗的大字出现在他的眼前“梅西这些年萌翻了的10个瞬间”

呵呵。我就搞不懂了隔壁巴萨那个矮子到底可爱在哪里了,特别是现在还留了那丑爆了的胡子。明明像我这样身高185,拥有六块巧克力色腹肌的帅哥才是主流--克里斯愤愤地想着,然后他毫不犹豫的--

点了进去。

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了。

那个网页里有十张动图,从梅西最开始的妹妹头造型一直到现在。开始克里斯还能装作嫌弃的想这个小矮子比赛还往袜子里塞糖真是太不健康了而且还幼meng稚fan,后来他的大脑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妈的脸埋在草地里这种庆祝方式犯规了吧!这也太可爱了!”惊觉自己叫出声的克里斯立即清醒过来。不行我不能这么堕落。想想他在德比的进球,他的过人,还有他漂亮的腰窝......

妈的。

我堕落了。

然后克里斯飞快而坚决的浏览完了那个网页,从往袜子里藏糖到在观众席上嗑瓜子,巴萨小跳蚤一举一动彻底萌化了克里斯钢铁直男的心,他用ins上特地注册的小号疯狂的给对方刷赞刷评论,甚至回击了那些黑子。完了我彻底沉沦了--克里斯悲哀的想。

就像是刚定了一堆梅西海报和球衣的人不是他一样。

直到克里斯发现了cp文这个东西。

那天他刚输入梅西的名字突然就弹出了自己的,已经彻底入股梅吹的他幸福感油然而生--我和小跳蚤名字被摆在一起了耶。然后他再次毫不犹豫的点了进去。

新世界的大门向他敞开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克里斯磕糖磕到醉生梦死,天天训练一结束就拿着手机翻tag--这cp文竟是该死的甜美。从霸道总裁傻白甜到更衣室激情壁咚罗纳尔多都看的脸红心跳。然后他发现足球圈很多tag都是连着的。

然后他发现了皮水和哈内。

克里斯在新世界里越走越远。

以至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很难接受同人文里和现实生活中的差落导致他整整一星期情绪低落。

他所有的队友都认为他是前段时间恋爱了然后现在被女友甩了,以克里斯的低落程度几乎每个人都脑补出了一部花花公子终于认真恋爱却被渣女友始乱终弃的故事。

然后又一天克里斯浑浑噩噩地出现在皇马更衣室的时候拉莫斯看不下去了。

“克里斯啊,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不好,但是我跟你讲,人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自己?拜托,你可是克里斯.罗纳尔多,你想要什么样的妞没有?被甩了又怎么样?再辣的妞咋们也不差这一个!”

克里斯当时感动的就想说谢谢你队长我和莱奥会好的祝你和皮克也好。

还好他管住了他那张嘴。

因为他还想要他那身皮。

但即便是拉莫斯这番肺腑之言都无法改变克里斯沉浸在同人文与现实的落差当中,但是当一天训练结束后,克里斯葛优瘫在家里的沙发上等迷你回来的时候他突然想到--皇马和巴萨踢过德比啊。

这就意味着他们在球场上见过啊。

这就意味着可能会有旧糖啊!

克里斯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找手机。

果不其然,他们还是在球场上见过挺多次的。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看梅西往自己这边的一个眼神都能让克里斯心脏砰砰乱跳,撩衣服擦汗克里斯就能胯下一硬,连当时让自己颜面尽失的过人都能让他失声尖叫。

然后他顺溜的看完了梅西所有的比赛视频和训练照片。咦。这张皮克和莱奥的头怎么靠的那么近。

“拉莫斯!管好你家的蠢熊!妈的他训练的时候嘴都长到我家莱奥的耳朵上面了!”

“???你有病吧!”

咦。为什么这张内马尔几乎和莱奥贴在一起了。

“哈梅斯!管好你的彩虹小马!你看他训练的时候妈的整个人都挂在我莱奥身上了!”

“???男神你说啥???”


“喂,皮克。我怀疑克里斯发现我俩在一起了,妈的是你说的吗?!”

“啊啊啊啊啊内我男神好像发现我俩在一起了怎么办啊啊啊啊!”

皮水/c梅 不怂

现实架空 皮克有妻子 拉莫斯有女友


在听到皮克退出国家队的一刹心里五味杂陈。

他知道他们都不年轻了--但他没想到这么突然,也没想到西班牙球迷会如此语言过激,他更没想到......他不知道,那个高个子后卫甚至没留下一个告别。

拉莫斯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些什么。在皮克ins取关自己后自己也毫不犹豫地取关了他,多的是赌气,但让拉莫斯恐惧的是他们也没有关注对方的理由了。他们再也没有了国家队队友这层队友的羁绊,他们现在在只不过是皇马的队长和巴萨的未来主席。再也不用扯什么些私下关系不差的鬼话,他们在球场上也只会是对手。

但该死的--拉莫斯就是对皮克,真真切切的对皮克动过心,甚至于他们做过。尽管皮克早就结了婚而拉莫斯自己也有订了婚的女友,但他就是--在西班牙进球后皮克背着他用嘶吼表达喜悦的时候;在他和皮克在训练时斗嘴他捏住皮克脸的时候;在一场球赛过后他在更衣室狭小的储物间为皮克口,对方高潮过后失神的片刻用好看的过分的蓝眼睛看着他时--他就是忍不住对着这只蠢熊动心。

他不知道这算什么--拉莫斯有时会思考这个问题。他们连炮友都算不上,他们的性爱往往起源于争吵或是厮打。肾上激素的飙升会使空气中充满了荷尔蒙,于是他们就理所当然地滚到了一起。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出轨。他们的性爱甚至算不上性爱,只是两个想互相伤害的灵魂交合、扭打在一起。事后他们总是遍体磷伤。

他们会争吵、冷战、在媒体面前毫无顾忌的互怼,然后在之后的厮打中滚到一起。他们都有伴侣--但同性间想要互相征服的欲望会让性爱变得无比刺激,而他们都对这种刺激上瘾。这些拉莫斯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也只在克里斯问起时轻描淡写的带过爱恨情仇--那天前皇马头牌很罕见的喝多了,拉着他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我真他妈羡慕梅西--妈的他的笑永远都不谙世事,那些记者怎么就这么喜欢对比我们俩,是为了衬托那矮子的忠诚吗--我他妈哪有那么花心。但老子就是很喜欢他,他结婚了我也喜欢他......妈的我是有病吗……”说给他听实际也说给自己。

哦,或许巴萨和皇马注定相爱相杀,命定也活该。拉莫斯当时面无表情的喝着酒听球王先生发表着这番明显不直的讲话。“这算是爱情吗拉莫斯......我真的挺喜欢他的,即使他穿着那该死的红蓝队服,留着丑到爆的胡子“k也喜欢......你呢拉莫斯,你呢?”克里斯当时已经醉到整个人趴在拉莫斯身上。“你说--我如果把你这番明摆着暗恋梅西的话录下来买给记者那我得赚多少啊”巧了我也爱上了一个巴萨的混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俩孩子加起来都能组足球队了”我们做过115次吻过167次我给他口过71次我们ins互关了247天“平时还真没看过你对哪个人这么上心但你死心吧”我很爱他,我知道你是什么感觉但是--“你们不可能的”

发胶抹多了的球王先生已经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拉莫斯也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喝着酒一直到黎明再到天亮。

他和皮克远没有克里斯和梅西这样惺惺相惜,如果说同是暗恋,罗梅那是教科书式的,拉莫斯这边绝对就是限制级的。他和皮克从不掩饰对对方的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做爱总是血腥味的,但他们总是羞于承认自己是爱着对方的--而这其实是他们为什么做爱。

而现在克里斯带着他的少女心思远走尤文,皮克则退出了国家队。这就是拉莫斯恐惧的原因。他们失去了相爱的理由,失去了共同为之奋战的东西,对于皮克来说他们只是对立的敌人了,况且皮克也结婚了--拉莫斯突然又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了。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得到,那为什么会害怕失去?马德里性爱战神竟然被一个傻缺白操了两百多回还要接着少女怀春--他无能为力的自嘲。

拉莫斯突然又开始迷茫自己从来都没有为皮克有妻子而吃过醋。我是爱他吗?还是爱他的屌?他这么质问自己,他们之间的或许只是性,没有爱--况且他们做的原因有一半都是因为国家队赢了球。我他妈--我他妈在想些什么?我又不是没了他不能活,我们原来关系就没好到哪里去...我他妈干嘛想他...他又是我的谁啊...拉莫斯突然意识到自己强烈到让自己恐惧的、对皮克的依赖和深爱。

他现在脑子里全他妈是皮克,皮克柔软的头发,皮克蓝的要命的眼睛,皮克线条漂亮的小腿......妈的,要硬了。不行,我性爱战神不能这么怂,我怎么可以败给皮克,就算我表白...不,就算我过去也好,总比我在家自怨自哀好--就算为了分手炮我也得过去。

拉莫斯抓汽车钥匙就往车库跑,他做不到释然也不想放弃那么干脆就放弃思考让身体行动。于是那天落日下公路上拉莫斯戴着墨镜开着车脑子里想着皮克的不好免得见到后他的屌直接脱离主人的控制硬起来或者跳出裤子往对方腿上爬。他的车窗大开,风笑着走过他的全身。他开着开着却突然鼻子一阵酸,他想完了我要彻底硬了--

他看清了落日中迎面开来的那辆车是谁的了。

皮克。